广告推荐

Monday, May 23, 2011

夜●难忘(二)

下午约4点抵达了LCCT,第一次用KIOSK来check in boarding pass,然后匆匆地买了一盒Dunkin Donut(6粒)就进入了Departure Hall Entrance Gate了。结果,我被保安人员揭住了。原来,去沙巴和砂捞越需要另外盖个章,又原来雨伞是不能hand carry的(以前我试过能的),需要check in luggage,而我又没有买行李费,当场买又要RM20,而我又很想把那雨伞带回家,要给RM20又舍不得,不懂怎么办。。。快快去指定柜台盖了那个章,然后很舍不得,我把雨伞放在一个角落了。就在过了那Boarding Pass Checking Entrance Gate的那一刹那,我突然转身要出回去了,保安人员看着我,我说要拿回雨伞,还好他们让我出去。我决定去碰碰运气。。。

快快去取回搁在角落可怜的雨伞。然后快快来到去SDK的check in 柜台R57,一条人龙!!!为了一把雨伞,我就竟然连二接三做出“违反”的事情,时间上的紧逼根本不允许我按照人龙排队,那时也真的管不了他人的眼光,反正我也没有时间去看别人。。。我走到柜台的最前端把实情告诉了柜台小姐,他说kiosk check in的需要去luggage dropping counter的柜台,至于要不要收费,就要看那柜台的工作人员了。。。西北那柜台在那么远,狼狈的我加快脚步从东走到西,R1-R7的luggage dropping counter就只有三个开(不大很记得),而全世界要drop in luggage的人就在这里大排长龙,我选了R4,再一次走到柜台前面,给了柜台小姐boarding pass,说只要drop in一把雨伞,问要不要收费。柜台小姐很好人,没有说我为什么cut line,也没有叫我去排队,更说不用收费了,只是说我的雨伞没有经过security scan,叫我去scan了之后再拿回来。

来到security scan柜台,不用说又是另外一条人龙了。不好意思地从旁边我直接把雨伞就这样地放进去scan了,粘了贴纸后回到R4柜台的最前端,很自然地我把雨伞递给了柜台小姐,而他也先帮我做了lugggage dropping check in手续,在我的boarding pass贴上luggage tracking pass后,然后叫我拿到那个行李输送站把雨伞放在那里。那两个工作人员看到我只放一把雨伞,感觉好像很奇怪,我也不理会他们,放了雨伞后,就快快地从西走回东的Boarding Pass Checking Entrance Gate,经过同样的保安人员,我告诉他们我把雨伞check in了,而且还是不用钱,他们都带着疑惑的眼神。进入等候厅,买了一份中国报和一些面包,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松弛一下刚才“刚时间”的心情。

1730就可以开始登机了,飞机准时起飞。在飞机上,终于把《乞丐囝仔》给看完了。看到有一句:“就在这短短的两年间,。。。。。。。得到与失去,快乐与悲伤,竟在一时间距离我如此之近”,让我身有同感,犹如道出了心声。今天是个什么日子?在飞机高空不懂多少尺上竟然有有奖问答游戏,奖赏酒店礼券,坐亚行这么多次了还是第一次在飞机上有这样的游戏玩,乘客们都好像给吸引住了,而我也洗耳恭听。问题一:谁是这班航机的Kapten?我之前没有注意听报告,不知道答案。问题二:谁有1991年份的20仙钱币?我拿出钱包找了找,没有。问题三:谁穿着红色的袜子?当时的我没有穿袜子。问题四:没有问题四了。

抵达山打根机场,经过海关检查后,我飞快地步出离境厅。已经有很人在那里迎接他们亲朋好友的抵达,在众人的等待下,而我是第一个步出离境厅,感觉很神武般。才醒觉,我忘了拿那把雨伞。先把背包和手提行李放到哥哥的车后,说我还有一把check in的雨伞没有拿。然后,我步入回离境厅,好像自己家酱自由出入,而看管的保安人员看到我这样的进入也没有多管我。来到行李接受处,看着一个接一个的行李输送上来,还担心只有一把雨伞会被遗失,还好我的雨伞安全抵达。只拿一把雨伞真的很怪吗?感觉众人的眼神都很怪。。。

第一次坐哥哥才刚拿到第一天驾的新车Vios,回到了阿爷家,快快地去看阿爷了。还好这一次我没有错过,赶的及回来看阿爷,而阿爷真的是要等我回来,而我也知道阿爷等得很辛苦了。爸爸大声告诉阿爷,阿珊返jor来啦,我快快地走到阿爷的床前,连忙叫着阿爷,告诉阿爷我回来了。阿爷知道我回来了,很努力地睁开一只眼睛看了我一会儿。据他们说,阿爷自下午都没有睁开眼睛了,阿爷要看我最后的一眼的衰样啦。握着阿爷的手,可以感觉阿爷的手的冰冷,呼吸也很喘气,此时内心的伤感说不出来。喂了阿爷喝了杯稀奶粉,一匙一匙的喂,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的一次了。他们也帮阿爷抹干净身体,换上干净的衣服,然后,就让阿爷好好地休息了。

那时大伙儿都守在渔船街,把Dunkin Donut都让大家一起吃了。表弟打包回来的海鲜炒大粉成为我那天唯一的正餐。晚上十一点多,大家都各自回家了,隔天再来看阿爷。

我只买单程回根的机票,回隆的机票还没有买,也不懂我几时才会回来,所以我把一些实验的纪录和书都带回家了,可是之后却完全没有动过。

凌晨0046,一只白色的蝴蝶飞进了哥哥的房间。。。

相信科学,不能解释一切;
相信科学不能解释一切?

1 comment:

Blogger said...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用 CopyTrader™ 专利技术同优秀交易员讨论交易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