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推荐

Tuesday, June 4, 2013

爬山曲:非攻顶不可的努昂山(Gunung Nuang,Hulu Langat)

记忆倒回一年前,记得那时由于要去攀登神山,所以就这样开始了爬山的活动了。当时认识的爬山朋友不多,所以要是去爬山也是我们那几个会去爬神山的结 伴一起去爬。当时,就有一位朋友说爬神山前最好先去努昂山(Gunung Nuang)操练一下,可是当时由于时间的关系,原本是有计划要去的结果最后还是去不成了。要是平时有爬山的朋友就会知道,努昂山并非一般简单的山,对很 多人来说更是一种恶梦。就算爬过多少座山也好,没有爬过努昂山就不完整了。之后在机缘下我认识了一班登山爱好者,也听说各个有爬山的朋友说起努昂山的种种 经历,此山非爬不可也啊!

打从一年前我“认识”努昂山那一开始,这座山就烙印在心底,像是一种任务等待去完成,此山一定要去爬,而且一定要攻顶。努昂山不简单,需要一定的体力与意志力,不敢冒然去攀登,唯有等待一个机会,也等待比较有经验的登山者带领一起去攀登。之后,有错过好几次去努昂山的机会,不过一年后这一个机会最后还是来到了。。。

2013年5月25日(星期六) 
爬山曲:非攻顶不可的努昂山(Gunung Nuang,Hulu Langat) 
后一篇:努昂山之花花草草(Flora Found In Gunung Nuang, Hulu Langat)

被大部分登山客评为难度极高的努昂山,更被列为马来西亚五大最难爬的山。位于彭亨及雪兰莪边界的努昂山,是雪兰莪州最高的山,高1493米。登山努昂山,可以从三个入口处前进,分别位于雪兰莪Hulu Langat的Kuala Pangsoon和Gombak的Kampung Kemensah以及彭亨Bukit Tinggi的Janda Baik,而最为普遍的登山路就是从Hulu Langat前去了。而我们这一次的出发站就是在Hulu Langat那里了。

Hulu Langat GPS 入口处:N03 12.993' E101 53.016'

在约两个月前当得知有这一个攀登努昂山活动时,我早就把时间空让出来了。我和一位朋友都对努昂山有攻顶的欲望,所以就结伴一同前去。我们有另外一位朋友并没有打算一同前往的,不过在活动的两天前在我们“恶魔与天使”的不断说服下,她终于答应了。努昂山有好几个休息站,很多没有打算攻顶的登山者都会选择来到 半山的Camp Pacat然后折返,而续Camp Pacat后的山路就会开始显得竣斜了。在我们答应的陪同下朋友当时也答应只会爬上到Camp Pacat,虽然我和朋友是很想攻顶的,不过我们更希望能够和她一起前往,重要的是我们三人能够一起去爬努昂山,所以就暂且把攻顶这一回事搁在一边, 再视当时情况决定是否继续攻顶。如果这一次不能抵达顶搭,我和朋友说好下次我们再一起前往,非攻顶不可。不过,最后我们三人都成功攻顶了,棒!

对于努昂山,那种感觉就好像去年我去攀登Pinnacles,我期待也带有畏惧。之前就有问了一位曾经去过Pinnacles和努昂山的朋友,他说肯定是Pinnacles比较难,也给了我一些意见,好笑的他还叫我记得带食物去喂顶塔上的肥松鼠。知道我会去爬努昂山,朋友兼导师也不时地提醒我要加油,不用快只要有足够的坚持就肯定会抵达山顶的,没有一起前往的他更特地交待了他的朋友要激励我,希望我能够攻顶,回来的时候也要及时和他汇报情况。爬努昂山的前那个晚上,我就真的很紧张了,很累却是碾转难眠,躺在床上和朋友聊天,他提醒了我凌晨0130了,我也知道再怎么睡不着也要逼自己入睡了。朋友更是借了我头灯、拐杖和他惯用的登山背包,让我在攀登时就算背上重重的东西也不感觉有负担。早上时分,更收到一位朋友的加油信息,睡了约三个小时的我,准备向努昂山挑战了!谢谢你们。。。 还有一路上带领以及陪伴的登山朋友们,谢谢。

从Nuang Entrance Park到Buluh Minyak Checkpoint:4.9KM


0600需集合在入口处的泊车场,而我和朋友们5人一辆车从PJ出发,需约1小时的路程也害怕走错路的我们0430就出发了,结果抵达时才约0530时间还绰绰有余。等候大家齐集后,约0630我们开始往努昂山前进了。

还是夜幕时分,大家等候在泊车场

早上前往的时候天色还没有明亮起来,并不懂周围到底长成什么样子,靠着微薄的头灯照射,跟着队伍前进。这像是一段漫漫无止境的路途,地上都是石头路,有直路也有少许的上山路,难度不高。用了约1小时10分钟,我们终于抵达一个休息站-Buluh Minyak Checkpoint,有人说这里才算是Starting Point。天色此时也明亮了,在这里我们休息片刻后,前往下一个站。

来一张大合照

登山朋友们

之前在网上看到的“钟无艳”狗狗,在这里看到它了 

Gunung Nuang,Shan7来了。

从Buluh Minyak Checkpoint到Camp Lolo:0.9KM
这一小段的距离,需要经过一些的河流小溪,所以肯定会弄湿双脚,用了约15分钟我们来到了Camp Lolo Checkpoint。要在努昂山露营的话这里是很好的扎营地方,附近有泉源,来到这里的时候也看到有很多帐篷。

过河

扎营地

从Camp Lolo到Camp Pacat:1.2KM
一切的考验从这一段路才真真地开始。这里都是黄泥路,频频向上有一定的斜度,很靠耐力、体力以及意志力。由于前天下了雨,所以路上显得有点滑了。有些比较有经验的登山朋友速度惊人,早就不见踪影了。我和好几个朋友依据我们的步伐,有足够的转气空间之余并小心翼翼地登上Camp Pacat。路上我们还听到一阵阵的巨声,还猜想是否是山猪或是什么动物,还深怕会突然来一个突击。一位比较有经验的登山者告诉我们这是一种灵猴Gibbon“发春”的声音,听似很靠近其实是在很远处。一路上我们都是有说说笑笑,分散专注力,然后就这样用了约1小时30分钟在1000前抵达Camp Pacat了。

准备登上Camp Pacat了

来到Camp Pacat

在Camp Pacat我们的小合照

背包大卖,谁要谁要?

厉害的黑狗,走到这里来

看见狗狗,把带来的食物给它吃

狗狗守护者

当时的雾气很重

来到Camp Pacat这里已有离海拔高1100米了,是登Gunung Nuang的一个中途站,大家都来到这里集合及休息了。要吃东西的吃东西,要喝水的去喝水,要睡觉的也可以在这儿小睡一会儿。就算不能攻顶,也要至少来到Camp Pacat这里有个交待,而很多没有打算攻顶的登山者也会选择来到这个Checkpoint然后折返。在这里大家讨论及决定是否要继续往下一站前去了,因为续Camp Pacat之后的山路会更加地艰辛了。当时的天气雾气很重,深怕之后会下大雨,然后登山的路程就会显得更加危险了。由于天气因素,大家都不是很确定是否要继续登山,而当时的时间还很早,在Cut-off时间1400前抵达山顶是不成问题的。既然来到了,而且体力还应付的来,当然我是很想继续登山的,不过还是要跟随大队的决定。原本大家都打算折返了,怎知这时太阳突然出现了,雾气也消失到千里之外,然后在说服下,领队终于同意继续前进了。在Camp Pacat这里停顿了约1小时候后,要继续攻顶的朋友就继续了,然后也有一部份的朋友并没有打算前进,我们在这里道别了。

从Camp Pacat到Camp Pengasih:1.2KM
我对这一段路充满着幻想,它到底有多斜多难多有挑战性?很多人对这段路的评语就是斜度很高,不简单。不必质疑这段路就真的很有挑战,一路上都是倾斜的石头山路,不断向上斜度也很高,而且有些部分还需跨上一个又一个的大石头,跨脚步要很大很高。看着眼前的这一段山路,感觉和Pinnacles的山路很类似,简直就是“不是山路的山路”。顿时也会有一瞬间的迷惘,这种山路要怎样上去呀!

Camp Pengasih,继续前往

不是山路的山路

Nuang Summit,Shan7要征服你

加油,继续登山去

约1小时20分钟后1150我们抵达了Camp Pengasih Checkpoint。站在这里休息站处,这里更是雪兰莪、彭亨以及森美兰三州的交界点。在这个休息站中我们并没有歇息太久,拍了几张合照大约10分钟后就继续赶路了。

Shan7来到Camp Pengasih Checkpoint了

合照,型!

Shan7处于雪兰莪、彭亨以及森美兰三州的交界点

Gunung Nuang,继续加油

从Camp Pengasih到Nuang Peak:
剩下最后的一个Checkpoint,也就是意味抵达山顶的时刻了。 在Camp Pengasih Checkpoint之后那一段路并不会很难,也是一段不停下山的路,由于这样当抵达Camp Pengasih Checkpoint那里也会被人误以为是已抵达山顶了,所以人们也会称之为“False Peak”。不停下山的一段路后,当来到下山路尽头的时候,然后再登上一小段约15分钟蛮艰难的的上山路后,这时才是真正地抵达山顶了。用了约45分钟我们终于站在努昂山的山顶上了,成功攻顶了!

登山也忘不了的招牌动作

看到这些展示牌,就以确定您已来到Gunung Nuang的山顶了。

努昂山,成功攻顶了!
高1493米的努昂山,是雪兰莪州的最高点。用了约6小时(包括约1小时的休息),我们终于在约1240成功攻顶了,好棒呀!第一次的攀登努昂山也成功征服了,更能够和好朋友们一起抵达山顶,这感觉真的很棒,那种喜悦也难以形容,任务完成了。山顶上有微弱的电讯号,连忙发了简讯给朋友,很开心地告诉他攻顶成功了。

努昂山,Shan7成功攻顶了!

Janji Ditepati “天使与魔鬼”
续Pinnacles后再一次我们一起征服另一座艰难的山

我的Capati

攻顶了,当然少不了和登山朋友们一起的大合照

努昂山山顶上的地标

就正如朋友所说,在山顶上有肥松鼠的踪影,并很容易地找寻。据有经验的登山者述说以前这些肥松鼠很害怕人们的喂食,不过它们之后渐渐习惯了,所以记得要带食物如面包类来喂它们呀,然后还可以趁机会和肥松鼠拍张靓照呢!

这就是肥肥的肥松鼠了

就是这样摆这个Pose了,然后把食物放在手臂上,肥松鼠就会战战兢兢地向你靠近了。

就在忙着帮朋友拍喂肥松鼠的时候,不懂怎么了突然“又’被蜜蜂蜇了,这一次中手臂,难道我涂上了蜜糖?其实续Camp Pacat到Peak的这一段上,沿途中都不时有蜜蜂的出现及跟随,没想到抵达了山顶还是逃不过被蜇一下,不过这次就只有我一人被蜇,险!“又”,是因为上一个星期去一个瀑布探险的时候被黄蜂蜇了一针,更让我首次见识被黄蜂蜇的伤害力,让我心寒!有了一次的经验后,我因此感觉害怕了,所以这一次我有准备药物去爬山,以防万一,没想到竟然用的着!被蜇后,真的痛了,蜜蜂的针还留着,朋友连忙帮手拔出来,我也赶快去吃防敏感药(Anti-histamine),很怕那时的情况再次重演!在这山顶上其实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色,走下一点点另外还有一片的空地,在这里可以眺望彭亨和雪兰莪两州的风景。。。

左边是彭亨州山脉水坝景色

右边则是雪兰莪州山谷及云顶的景色。
在这里我们也乱乱地拍成一团了。

和领队拍一张

被欺负了,哈哈

任务完成,下山去。
用了约6个小时来攻顶后(包括约1小时的休息时间),就这样在努昂山顶上我们拍的不亦乐乎,逗留了约一个小时后约1340我们开始下山了。回程同样的山路路途中,这一段路更是煎熬。懂得上山的我,其实对于下山并不是很OK,也深怕下山时那曾经严重受伤的膝盖再次弄伤,所以在爬这个不简单的山我记得携带Knee Guard Protector了。上山的我暂不需要套上,不过在有一定斜度的下山路程我就非要穿上不可了,也谢谢朋友的提醒了。每一次下山的我都很糟,也不是很懂得平衡力,而体力在这时也是下降了。原本我还以为可以趁下山的时候慢慢拍沿途的小生物,可惜我都没有什么心情了,头脑就只是想着赶快下山,还好上山的时候有机会拍到一些。

从Camp Pengasih回到Camp Pacat的这一段路途,下山对我来讲很是一种考验。有好几次都因跨石阶太高了无法站好,而且有些路途还很斜也很滑而险些摔下去。还好同步的登山朋友是一位很好的向导,他带领兼指导我们怎样逐步下山去。之后,有一段路我告知先下山去,反正就只有一条路,只要不摔下去就可以了。下山的时候我很不会保持平衡,也不是很想停顿,所以我根据自己的步伐慢慢下去,和还在身后的朋友远离了。一小段路后,突然有两位朋友从后面赶下来了,他们应该怕我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说我OK,这两位比较有经验的登山朋友怎么都一起下来,然后叫其中一位倒回去看着我其他的朋友们,而另外一位就陪伴我下山去。而这一位登山朋友全程都比较安静,他也是第一次参与我们一起去登山,还是独自个来的。就在他随同我一起下山的时候,我们聊起天来了,也才知道原来他是朋友的朋友,也知道了一些的来龙去脉。

我们安全回到Camp Pacat了,原本还以为一些比较早下来的登山朋友会齐集在这里等候然后才一起下Camp Lolo,怎知抵达的时候人影无形无踪,而那里还有一些其他的登山客告知我们,说我们的朋友已先行下山去了。我和朋友在Camp Pacat这里休息,等其他朋友都下来后然后我们一起继续往Camp Lolo去。

比起Camp Pengasih到Camp Pacat的这一段路,我对Camp Pacat到Camp Lolo的这一段路更加的担心。全程都几乎是黄泥路,而我最怕的山路就是雨后的黄泥路了,很滑!这一段路我都慢下速度了,很小心翼翼,真的很怕会滑下去。走了很久,感觉自己已开始不在状况了,然后我开始不停地问还有多久还有多久的路途才会抵达Camp Lolo。靠近瀑布水源的Camp Lolo, 当开始听到潺潺的流水声,朋友不断激励说“要到了要到了”。“要到了要到了”这句话听了很久,终于约1630我们回到了Camp Lolo。

Camp Lolo附近有一个小瀑布,当从顶塔下回来爬了约10个小时的山后,回程的时候原来大家都回到这里集合了。那些早就回到的朋友已投入瀑布的怀抱中尽情地玩个痛快。疲累的身躯,用大自然清新的瀑布流水浸浸手脚中简直就是Refreshing!大家都尽情地在这里戏水玩乐充充电,在这里也应该呆了至少45分钟的时间。

爬完山后的充电时刻,乐逍遥
 

由于时间的因素,大家都很不舍地离开瀑布。从Camp Pacat回到出口处,当回程已经是身疲力尽的时候,要走回这一段有长达5公里的路,那种感觉就真的折磨,一直走一直走好像走了很久却怎么也还不到出口呢,更有一种被公喻为“Never Ending Road”的感觉。拖着疲累的身躯,像条死鱼一般的“游走”,1755来到了Buluh Akar Checkpoint,然后约1645我终于回到出口(入口)了。

Buluh Akar Checkpoint 

这么辛苦地征服了努昂山,当然要慰劳一下自己。离开努昂山,我们前往附近的Langat Seafood & Beer Garden餐厅让肚子享受享受了。晚餐后,回到家也要接近10点了,冲了凉后,累到简直就是立刻要去睡觉了。隔天醒来后,很Blur地回到学校,一副“死猫”的样子,手脚肌肉都痛了,走路也成问题,还是很捆很累的我结果在休息时间在学校趴在桌上睡了接近两小时,脸色苍白的我结果吓着了朋友,他还以为我生病了。是的,我也是有生病吃药,就因为被蜜蜂蜇到让我产生敏感反应,结果吃了4天的药,一直让我很捆很疲累。

后记:
用了约12小时来完成的努昂山,6小时上山,6小时下山,当中包括吃喝休息拍照的时间。虽然努昂山上并没有什么特别优美的风景,不过能够攻顶得确有大大的满足感。那时在从没锻炼也是第一次去爬山就爬了Pinnacles,结果是一场的恶梦。而约一年后这一次爬努昂山,也已经是爬过不少山后,对于努昂山,爬过了之后,发觉并没有想象的艰难及恐怖,不过还是会有畏惧。我会再去爬第二次吗?我真的不确定,近期内肯定不会,以后数年后有机会的话或许吧!如果是从另外一条山路前往的话,近期内我或许也会考虑吧!爬过Pinnacles,Mount KK和Gunung Nuang后,就正如朋友所言,Pinnacles和Nuang两者我也赞同Pinnacles的山路得确比较难也危险,而Mount KK单以山路来说是不会难的,不过却处于高海拔地带,面对寒冷的挑战及克服高山症风险,所以不能做比较。

时间,
能看透,也看懂,
一切的未知数。

1 comment:

Blogger said...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加入社交交易网络!同其他交易员沟通,共同讨论交易策略,使用我们的CopyTrader™ 专利技术进行交易投资组合绩效自动跟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