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推荐

Thursday, August 11, 2011

孩要健康,救是现在(上)

前几天的周末,和三个朋友一起参加了一个很有意义的营,饥饿30营。。。饥饿30,前一年我们就说要一起参加,今年就约定了。我们都是第一次参加,饥饿30在很多地方也在不同的区域有自起的DIY营,我们报名参与的是马大饥饿营,是马大第一届的饥饿营,五月份的时候就报名了,报名费RM20还有需筹款至少RM80。我没有去到处筹款,所以就唯有自费RM100(报名费+筹款)参加了。

马大饥饿30营UM 30 Hours Famine
日期:6-7日8月2011年(星期六及日)
地点:马大KPS礼堂及Bukit Jalil Stadium
时间:早上10点到隔天下午4点
营费:RM20
筹款:至少RM80
网站:2011年饥饿30

 



饥饿30,其实你知道是什么来的吗?它是一项全球性活动,意旨在抵抗饥饿及杜绝贫穷。参与者将禁食达30个小时,在过程中学习全球议题、筹款及将饥饿转变成希望。今年饥饿30关注的主题为“儿童健康危机”,标语“孩要健康,救是现在”(Hunger for Health)。在马来西亚,饥饿30已经来到14个年头。三年前(2008年起),营会的筹办权分别授予全马各地的热心民众,让更多的人能在不同日期、时间和地点选择自己的营会。这是两天一夜的营会,第一天扎营在各自的报名营会,然后第二天就全体集合在Bukit Jalil Stadium,一起倒数饥饿30,全体解饥。

星期六早上,和朋友们吃了充实的早餐后,约0945就来到营会报到了。营员们都被分配到各自的组别,而我进入第7组,我的Lucky 7。。。哈哈。在个别的组别里,大家互相自我介绍、交流、认识,感觉回到了orientation的时候了。

囚犯Shan7报。。。哈哈

和第7组的组员们合照一张

早上10点正,禁食正式开始,维持30小时。在这段时间里,筹办委员们都安排了一连串的节目和活动,让我们没有时间去想“饿”。当中,“活过五岁生日”的饥饿挑战活动让我最深刻,以游戏的方式来体验及探索儿童健康危机的课题。从没有想过这种游戏也可以玩得上,从游戏当中真的能够让我体验何谓贫穷的困苦,要养活一个婴儿至五岁对于贫穷国家的家庭来说可是不易的事。根据数据的显示,每一年就有9百万名5岁以下儿童死亡,当中因素包括可预防疾病如腹泻、生产并发症及肺炎等,营养不良、医疗照顾不足、健康教育不足、及疾病预防缺乏。

游戏当中包括五个国家:缅甸、泰国、辽国、印尼和印度;每一个家庭里有4个成员:爸爸、妈妈、小孩和胎儿;游戏限期5年,每25分钟等于一年;游戏中父母要想办法去赚钱、警智确保孩子的健康,然后把孩子养活至五岁。工作场地有马戏团、耕种、技职培训工作、穿针引线专业中心及劳工部,若要赚快钱也有淫巢、贩毒及赌博,也可以去拾垃圾;接生场所有医院及非法接生所;干净水及河水;死神和警察。游戏讲解时其实还不很清楚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玩法,每个家庭都会派一张任务单,依据来完成,可是在玩的当儿就自然而然身在其中,会玩了。

我和其他三个朋友同一个家庭,选择缅甸国家。我扮演腹中胎儿、玲是妈妈、莉是爸爸及诗是小孩。游戏一开始,第一年我们就去先拾垃圾,要拾到有value的垃圾也不是容易,大伙儿蹲在垃圾堆(纸碎)里不停的找,好不容易我们找到了一些有用的垃圾:钱、铝罐、笔等,就去汇换金币(瓶盖),足以以3个金币买健康水(豆浆铝罐);每个工作场所都涌满了家庭抢工做,为了找钱,我们只好去卖淫(跳艳舞),可是我们过不到关,出了力可是钱又赚不到,苦苦哀求还是没有效,还导致小孩中了一个疾病;第一年的生活比较容易过,当靠拾垃圾就可以赚取金币了,可是有用的垃圾很快就被拾完了。去医院产胎要4个金币,有些家庭就无可奈何到非法接生所,结果导致胎死腹中。我们更厉害,没有到任何场所胎产,胎儿自己给诞生了(不小心把绑在妈妈腹前的气球弄破),成了一个出生没有身份的婴儿,哈哈。。。一年很快就过了,还好我们都顺利过关了,小孩一岁了。。。

家庭照

第二年比较辛苦了,再次去卖淫可是不被接受。有想过要去贩毒(要避开警察的追捕,把毒品转交给毒品贩卖者,然后盖个章通过)及赌博(赌骰子点数/值域),最后还是唯有正当地去找工作。耕种(比快把数根吸水管插满瓶洞中)和技职培训工作(限时内倒水倾斜铝罐45度)我们都做了,可是都过不到关,只在穿针引线专业中心(限时把线穿过数根细密的针孔)赚到一个金币,还以为我们能在25分钟限时内筹足3个金币(2个拾垃圾赚到的金币)买健康水,怎知起价了,健康水要4个金币!结果第二年期限一到,我们没有水给小孩和婴儿喝,当时也没有想到还可以去喝河水(提两桶水来回走两次),最多中细菌罢了,就这样第二年小孩和婴儿都夭折了,小孩活不过两岁了。

拾垃圾

穿针引线

第三年后,家庭没了,角色转换。我和诗做爸爸妈妈,莉成了孤儿。玲最搞笑,婴儿的她竟然投到一个贩卖毒品的家庭,每天都要逃跑避开警察的逮捕。我和诗决定不要小孩,养活一个小孩很辛苦。我们去做工赚钱,马戏团(把书、文夹盒和铝罐顶在头上走一圈椅子堆,不掉为通过)、耕种、穿针引线都做,因为没有小孩负担,赚到的钱我们竟然就拿去赌,赌输了我们再去做工,做工后有钱又去赌,最后我们还要做劳工(搬两张椅子来回走三圈)来找钱,我们每一个“游戏”都玩过,就没有尝试去贩毒(因为要先交订金,贩毒失败连订金都没了)。赌博中,我们也有玩一会儿的欺诈,哈哈。。。最后我们有赢和剩下约七八个金币,最后一年要结束时,我们一次过show hand,结果也一局输完了。

虽然这只是一个游戏,可是却可以体验一个贫穷家庭和养活一个小孩的艰苦。通过游戏,太多的就业者而工作有限,又或则聘雇者的刁难找不到工作,做了也拿不到钱等等,为了活口在没有办法这下就唯有去放淫、赌博和贩毒了。找钱真的很辛苦啊!明知道喝河水和不正当的接生是不安全的,可是在没有钱的时候,这些都是死路中的活口了。此外,每一年的货物价增涨,更是让人头疼,这一些都是现实生活的写照,在游戏中反映出来了。

在这饥饿30营中,还有一些的分享会和其他的游戏活动。听着别人的分享及故事,也会让人感触良多;一些的死亡率数据,会让你震撼;有一个女生课题-割礼,更需要被关注。一部真人真事的电影:Desert Flower,述说着一个自小就遭被割礼的女生-Waris,怎样逃离生活的困苦,转变了她生活,成为世界顶尖模特儿,后来她极力地响应反割礼事件(FGM-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让更多人醒觉割礼的遗害。
(可按这参考:Desert Flower Foundation

在其中的一个游戏,杀手游戏-天灾、贫困、小孩、慈善家中,营员们都在围观所谓“专业”的示范,而这时我和媚溜出去了约半个小时。我们并没有去偷吃啦,只是谈谈天罢了,他回到槟城工作后,以后就会很少机会见面了。我们来到UM 2011前,所以有了以下的照片。。。


杀手游戏“专业”的示范

当天,我们也有唱饥饿30主题曲:《Tomorrow明天孩有希望》,一首带有手语动听的歌曲。

另外,还有一首《Choco Latte》,这是一首能让人高潮兴起的歌曲。大家立刻精神起来了,饿着的我们随着劲爆音乐也能跳的起劲。很好玩的Flash Mob,我很喜欢。

对着每一张都是陌生的脸孔,我都很难热起来。在组别里,我都很静,没有多出声。当我和朋友说起我很静的时候,他们都难以置信。在外的我或许有很多的话讲,会吵吵闹闹,可是回到家中,我其实都会变得很静,我喜欢呆在家宁静地做自己的东西,到访的人一定会觉得我很冷漠。。。哈哈

从早上的十时就开始禁食,一整天了都不会感觉有特别的饿,或许连续的活动没有时间让我们去想“饿”字。这两天一夜的饥饿营,也没有的冲凉,可是还可以“顶的住”。自备带来的睡袋,晚上我们都睡在KPS礼堂的地上,看着Desert Flower慢慢进入睡梦中。。。

Conscience & Realistic
Balancing it...

1 comment:

Blogger said...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加入社交交易网络!同其他交易员沟通,共同讨论交易策略,使用我们的CopyTrader™ 专利技术进行交易投资组合绩效自动跟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