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推荐

Sunday, December 25, 2011

爪哇旅:(25) 神奇的婆罗摩火山 2(Marvelous Mount Bromo 2, East Jawa)

从Penanjakan View Point下来后,又乘坐回吉普车,继续前往婆罗摩火山游的第二站。途经回西莫洛拉旺村庄(Cemoro Lawang),这个村庄的景色真的是迷人,如果时间上的允许,我肯定会选择在这里多呆一晚。

第5天:30日5月2011年(星期一)
爪哇旅:(25) 神奇的婆罗摩火山 2(Marvelous Mount Bromo 2, East Jawa)
上一篇:(24) 神奇的婆罗摩火山 1(Marvelous Mount Bromo 1, East Jawa)
下一篇:(26) 抵步泗水(Reach in Surabaya)
全篇录:(29)五天四夜全篇录(5 Days 4 Nights Jawa Trip)

从村庄的一个入口处,然后再前往至一个下坡的道路,吉普车缓缓而下来到一片让我足以叹望赞绝的一片大沙地。我仿佛自己来到了沙漠地带,一望无迹皆是沙。不过中间却发生了一则小插曲,这时朋友突然发觉随身的一架相机不见了。努力重整回忆,确定相机的包包是遗留在刚才她骑的马身上。已来到婆罗摩火山地带的我们,游客们都陆续登火山去,由于我们是拿配套的,爬婆罗摩火山也有在一定的时间限制下,可是还是多付了司机要求把我们载回刚才的地方希望能够寻回相机,也因为这样我们很可能错过爬火山的时间。

带着一片的茫然,其实也真的不知道要怎样找回刚才朋友骑的那一匹马和那个骑师,那里的每一个骑士套上了脸罩后都好像同一个样了,还好我们都有问到马儿的名字(那里的每一匹马都有自己的名字和专属的骑士主人),就单凭一匹马的名字-Kushiro,司机到处帮我们寻问那骑士的去处。还好能够顺利地找到了那骑士,司机把他截住,而当时他正在牵着Kushiro往回家的路上。幸好相机的包包还在Kushiro的身上,骑士没有把它占为己有(还是他也没有发觉),诚实地归还了朋友。失而复得的感觉,朋友喜及而泣。。。

又回到“沙漠”的地带,此时游客们的踪影都寥寥无几了。我们趁剩下仅有的时间,赶快去一趟婆罗摩火山的怀抱!这个婆罗摩火山的第二站,吉普车会把游客们停放在一个停放车的空地上,然后游客们可以选择骑马或者步行(大约15-20分钟吧!)抵达婆罗摩火山。由于我们已经“迟到”,所以也没有多想就决定骑马!


此时,广野的沙地上也已不见多少人的踪影;很多的游客也都反方向地归回来了,骑士们也纷纷牵领着他们的马儿回家去,而等候游客们的普吉车也归巢去了。我们抵达的时候,就有好几个的骑士向我们奔驶过来,希望我们能够“拿下”他们的马儿。我们各自挑选了“心头马”,往婆罗摩火山前去。

我们骑的马:Kochi-Cono-Agus 

远方的婆罗摩火山,出发!

在这个火山地区,还有一个死火山-Mount Batok,高2440米。进入这火山地区的时候,其实映帘入眼其实就是这个Mount Batok了。


骑着马儿,路经深悬,经过一片又一片的沙地,我们慢慢地向婆罗摩火山靠近。婆罗摩火山的召号力非凡,我早已被他深深地牵动着。。。没有很多游客的婆罗摩火山区,感觉好像完全就属于我们,也不用面对“马来马往”风沙飞起吃尘的景象,也不用和人们轮候等待登上火山口,迟到果然也有好处,哈哈。。。


前往婆罗摩火山赶路的骑者。。。哈哈

终于来到婆罗摩火山山脚下,我们在这里停了下来,下了马,然后再步行一小段的路途,慢慢接近火山。。。

山脚下等候的马儿

很可爱的一匹小马,有点像驴子

登上婆罗摩火山口原有247级的阶梯,可是在最近的一次婆罗摩火山爆发中被成堆的火山灰吹毁了。2010年12月份婆罗摩火山爆发,断断续续的喷发持续到2011年1月份。由于婆罗摩火山不停喷发,当地街道的灰烬厚达15至40公分。婆罗摩火山喷发出的火山灰也把附近村庄的居民房屋盖上一层厚厚的火山灰。

而我们去的期间,2011年5月份的这个时候,婆罗摩火山其实也才重新对外开放没多久。由于多次喷发累计的火山灰,形成了不可思议的一片景象。所以,我感觉自己好像身处于“沙漠”地带。


没有了阶梯,登上火山口变得吃力多了。这里都是流沙,每踏上一步就感觉要滑下几步了,真的快要投降了!好不容易,真的好不容易,在有路人帮忙的拉助下,才可以好不容易来到了火山口,简直就快要倒下去了,精疲力尽地立刻趟下休息了一阵。。。

登山火山口的沙路

我们,终于来到火山口了。。。 

婆罗摩火山山脚下还有一座的印度庙,而这一座的印度庙日复一日地诉说着世居在此的腾格尔族人流传着的一段传奇故事。


传说中一对久婚不孕的夫妇,得到火山神的眷顾,答应赐给他们子嗣,但条件是把最后一子奉献给火山 神。夫妇答应了火山神,山神的允诺从此应验了。他们接二连三地生了25个孩子之后,就停止了生育。可是这最后一个儿子是那么的聪明可爱,夫妇怎么也不忍心 将他交给山神。终于有一天,他们全家潜逃了。山神的威严岂容侵犯。山神震怒了,混沌顿开,灾难降临,滚烫的火山溶浆吞噬掉了那最小的生命。


村民们慑于山神的威仪,从此每年的爪哇历12月14日,月圆之时,由印度教长老主持仪式,将村里抽签挑选出的婴儿投入火山口中,形成了婆罗摩著名的“火山 祭”。这就是被印度教徒命名为卡索多( Kasodo)火山祭的由来。这项习俗一直沿续到荷兰人统治印尼后,才因残害活婴的不仁道而改用牛、羊、鸡牲口代替。演变至今,婆罗摩火山祭已成为分散各 地的滕格尔族印度教徒每年齐聚一堂的重要庆典,那一天,他们顶着自己栽种的植物和豢养的动物,把登上火山口的天阶挤得满满的,共同祈求火山神灵的平安保佑 和庆祝丰收。

来到婆罗摩火山的时候,我们也有看到一些的祭拜品

站在婆罗摩火山边缘,当时却是有一种不畏不惧的感觉。站在火山最高峰,遥望眼前几乎是无边无界的灰色沙地,世界都在脚下,像是征服全世界,不可思议。不过,现在倒想回来,可觉得危险,火山边缘的那块空地其实并不很广阔,如果真的一个失足,掉进了那热气膨腾的火山口,那就真的是说再见了。所以,登山(或火山)并不是说玩的,更不可胡闹!

火山口边缘的“空地”

热气沸腾的火山口

我们在火山口呆了约15分钟后,就赶快要下山了,毕竟我们是“迟到”的一队,不过迟到却可以避开人群,也倒是好事。下山了,免得像滑板般滑下去,还是要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来。。。


回到山脚下了,还不忘要多留念几张

以马代步,骑马的感觉真的是很棒。一手锁紧马缰绳,一手拿相机边骑马边忙着拍照,哈哈,也恐怕会掉下马来。据马骑者述说,一只马的售价大约要15万印盾,大部分的他们都是买不起,所以他们其实都是在帮老板打工,他们每人都有一匹看管的马儿,马儿到了5岁的时候,就要开始做工了(载人)。


Shan7与马儿Cono(7岁),以Mount Batok为背景。

原本马骑者还说要带我们到Savanna地带绕一圈才回去,不过由于我们已经是很迟了,唯有忍说不。回到停放普吉车地方的时候,和我们同一辆车的其他游客也都等的不耐烦了,说了我们几句,真的不好意思了,我们想要多放慢脚步也不行了。

爬一趟婆罗摩火山,可怜我的NIKE。

骑马的单程费公价是一趟50000Rp( ≈RM18),真的很便宜。如果在马来西亚骑马的话也真的不止这个价钱了。原本我们拿到来回骑马费75000Rp( ≈RM27),不过由于真的辛苦了马儿,也觉得马骑者生计艰难,加上他们都很友善待客,所以最后我们还是很心甘情愿地付了原价来回每人100000Rp( ≈RM36)。


再见,婆罗摩火山 ~

离开婆罗摩火山,回到酒店打理一切后,就继续赶路到泗水(Surabaya)。由于我们这次才有5天的行程,所以无法把Ijen Crater归纳其中,下回再去吧!

那些年,错过的大雨;
下起的那场大雨,我们一起躲雨。
那些年,流落的泪水;
泪水连夜流落,足以形成大雨。

1 comment:

Blogger said...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比特币正在改变资金的存储、使用和接收方式,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开源的支付网络,它正在推动金融和商业应用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