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推荐

Sunday, July 17, 2011

大学の朋友

5年前的7月份,独自越洋过海进入马大大学,从一个都不认识的人,到认识一些人、一群人等,当中更有彼此深交的,也有是点头之交的。。。朋友说我认识很多人,常常有外出,可是来来去去其实难免都是和那几个/那一群朋友罢了。而我的大学朋友(undergraduate)当中,可以归分为三个不同的gang。。。

1)SS gang
这是我的老友鬼鬼们,燕诗、雁仪和翔玲。燕诗和雁仪是我认识最久的,一人来到马大后,他们是我刚进入大学在orientation时就认识的。大学第一学年,我们都一起上课,一起参加活动,一起吃饭,可以说是影形不离。之后在第二学年后也开始和翔玲从认识、交流和深交了。我们4人当中,最kek sui的就是我了。他们三人都是黑葡萄家族、读同一课系biochemistry,还有都是住在宿舍。因为他们,相比于其他课系和家族,我对biochemistry和黑葡萄的事和人都会比较清楚。虽然第二学年后,我没有常常和他们再一起上课,一起参加活动,一起吃饭了,可是我们都一直有联系,也不时会相约出去玩,当中的过程是怎样的,也不大能记得清楚。。。

玲-仪-珊-诗
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可以无话不说,也是可以最疯狂最傻的时候了,表现出最丑陋的姿态。。。哈哈。要结束大学生涯的时候,在他们考完大学最后一张试卷的时候(我比他们早考完),他们没有和其他系友一起出去玩,即日考完试后我们竟然来了一个流浪之游,在毫无计划当中我们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去到瓜拉雪兰莪,就为了吃一顿海鲜大餐,庆祝考试后的释放。结果当晚我们回不来,随便在当地找了一间“酒店”,在恐惧当中渡过了一晚,然后隔天早上早早就坐巴士回隆。那一次就真的很惊险,想回来都难以想象我们当时有那样的冲动,也成了算是我们的惊险毕业旅咯。。。

2)HOLLAND for 7S
大学第二学年后,因为要开始分major了,而我和朋友们选了不一样的课系,一个人去拿genetic & molecular biology。分课系后,面对着没有一个是比较认识和陌生的脸孔,大家重新认识。经过时间的考验,无形中组成了我们的7S,有我、筱慧、美仪、佩蓉(Candy)、伟恩(Zach)、霖辉(Jeff)和梁汉(Eugene)。我们这几个,常常在课余时间一起出去玩,一起出去吃大餐等。当中,我学业是最差的(哈哈)也是最爱玩的,他们都是班上的top students,所以有时也真的很压力一下。不过在学业上他们都帮我很多,上课时我常常不懂飘去哪里了,听不明白教授是在讲什么的。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他们啦,他们常常都会讨论功课,我都只是旁听,哈哈。他们都会教我功课,考试作答答案、技巧和应写重点,所以我在考试上也不会死的这么难看,哈哈。。。又或者他们会让我抄写功课,复印课业等。。。

GENETIC

后:蓉-仪-珊-慧
前:恩-辉-汉

他们虽然很厉害读书,可是同时他们也很厉害玩,一说到出去玩,我就是“天下无敌”的那个了。。。那时保龄球和桌球是我们常去玩的。除了读书、玩,我们也常常爱出去寻吃,而且都不是便宜的,比如TGI Friday,Italiannies,Jogoya这类的。也因为这样,我有机会尝试在那里进食,我其他的朋友们都不会选择去吃这么贵的食物。不是说我们很有钱,我们都不是,而是其意义的所在,都是久久才吃一次罢了。有一年,我们还都说好要为大家的生日准备一个别致的生日蛋糕,相信也让不少人羡慕了。他们的家,我全部都有去过,和安哥安娣拜个访,除了佩蓉和伟恩的家,其他的四个,我们还有去住过。当然,他们也都有来过我的家,住了个晚上,就在我们的沙巴毕业之旅,也应该是我们唯一的一个完整/只有7S的一个旅行了,很想念啦。。。
3)哈密瓜家庭
这是一个大家庭,是以family为concept。哈密瓜家庭,这是大学的宿舍,第12宿舍的华人团体-西西12家庭当中的第3个。当时的朋友当中,就只有我一人分配到不同的家族,来到了哈密瓜。当时的确有想过做么我不是黑葡萄又或着是杨桃?榴莲也不错,至少有朋友在。从一开始的陌生感,经过时间的酝酿,变成了很有归属感,和大家混熟了,当然,也不是说能够确保和每一个人都是可以很熟的。在这个家庭里,以家庭成员称呼。我是属于第4代的(第4 batch进来的人),所以称呼第3代的为阿爸阿妈、第2代为阿公阿婆、第5代为阿仔阿女等,以此类推。。。在我的姐妹batch当中,采杏、绮韵和风菊是和我比较熟的,有几个比我大的和小的,也都和我比较熟。。。

 部分的密瓜仔:
佳-杏-怀-忠-姗(Kiwi)-珊-聪-菊-明-风-翔-虹-高-韵-雁-庆-怡-雯

后:竞-Gy-瑜-萍-苹-John-伦-翔-杏-媚-廷
前:忠-Lewis-兴-聪-汇-珊-雯

韵-杏-珊-菊

哈密瓜都是爱旅游一族,我的大学第一个游玩就是和哈密瓜去的,那时去了Pulau Pangkor。每一个学期,哈密瓜都会尽量安排一个游玩,印象中我都没有缺席过,因为我爱玩嘛,哈哈。和哈密瓜们,不用常常见面,也不用常常联络,有活动的时候就出席啦,大家还是可以很有亲切感,也不用担心没有话题可以聊,或许这就是family呱。。。今年,也应该有第9/10代了罢。毕业的时候,印象中没有和哈密瓜出外游玩,不过之后我回来了。

大学第二年的时候,我就开始没有住宿舍了,搬到外面住。那两年里,祖欣和裕成是和我最要好的室友和屋友了。那一年,我们都常常讲些有得没有,考试一起熬夜,熬夜饿了半夜就到mamak吃东西,很想念那时三人同一屋檐下的生活。之后,大学第三年,裕成毕业了,偶尔我们还是有出来吃个饭这类的。祖欣,是我很棒的室友,也是很好的聆听者。他们两个,也是最先知道我这部落的朋友了,很想念他们两个了。。。

成-欣-珊

大学毕业后,我还是学生,从学士到现在读的硕士,可是我常常出去玩的都还是同样的那三gang,他们都是我很棒很棒的朋友们,谢谢你们增添了我生活的色彩。。。

Because of you all,
brighten my life...

3 comments:

-JeSs- said...

一开始还以为我不在你的list里面。。想不到惊喜永远都在最后才出现啊~感动哦!:)
遗憾的是我们三个没有拍更多疯狂的照片,还记得你放的那张是那时我们逼他穿上衣服一起拍的,哈哈~
时间一转眼就这样过了,好久没有三个人一起出去废话连篇,好久没有听他经典的黄色笑话,也好久没有和你躲在房间一起哭,一起笑。。期待着下一次的见面啊!:P

不知去向的Shan7 said...

是的,有机会来隆时一定要告知咯,然后我们一起逼他出来。。。哈哈哈

Blogger said...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比特币正在改变资金的存储、使用和接收方式,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开源的支付网络,它正在推动金融和商业应用的创新。